65岁的阿伯照顾92岁的失智妈:妈啊,妳快点跨过那条江吧!

2020-06-05|浏览量:786|点赞:721

65岁的阿伯照顾92岁的失智妈:妈啊,妳快点跨过那条江吧!

称呼她磨人妈的原因

昨天早上有事,所以一早便忙着为磨人妈準备早餐。大酱汤里加一颗生蛋黄,用牛奶做的奶油浓汤取代白米饭。磨人妈三年前换成假牙以后,连米粒嚼起来都十分吃力,所以最近端上餐桌的主食多为粥或浓汤。

最常準备的是「米粉奶油浓汤」,这要比煮白米饭更下功夫、更用心。为了製作浓汤,要先洗好米,浸泡三个小时以上后,用筛网过滤去水,再放入研钵磨碎。把磨好的米粉和块状奶油放入锅中,加入水和一汤勺用牛肉、香菇、火腿以及各种蔬菜熬成的高汤,以中火炖煮。此时加入的高汤每天都会不一样,因为每天加入的食材都不同,最后再加入牛奶,转至小火炖煮,为了避免烧焦锅底,需要轻轻地不停搅拌。

从早上开始站在瓦斯炉前大汗淋漓后,早餐才得以完成。做好后一看,只不过是一碗浓汤而已,但整个过程却相当忙碌。要做出一道料理,很多情况还不都是一样。幼儿的断奶食物也要把蔬菜和肉剁得像搅拌后一样碎,然后再煮成粥,或者浓汤那样黏稠的状态。

「我想晚点再吃。」

搞什幺,磨人妈竟然把早餐往后延迟了,刚煮好的浓汤要趁热才好吃,我喃喃自语着。因为要出门办事,所以自己像吃牛饲料一样简单地吃了口拌饭,我知道等下磨人妈会要吃饭,所以把饭桌放在那里,拜託护理师后,便出门了。

讲实话,当初在医院得知母亲最多只能活一年时,我暗下决心将人生里的一年全身心地投入给母亲,所以才自告奋勇地当上炊事兵。我不想再像父亲离开时那样留下任何遗憾,以为自己可以坚持下来,才做出这样的选择。

但是,怎幺会变成这样!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九年。问题不仅是时间,而是母亲逐渐恶化的病情。整天关在家里已经很痛苦,再加上母亲突然出现的异常症状,让我感到更加辛苦、透不过气。特别让人吃不消的是睡眠时间的不稳定,每天晚上母亲都会发出像是故障电唱机一样「吱吱吱」的怪叫声,简直让人抓狂。

深夜醒来,她用抓痒的木棒一边敲打着垃圾桶或塑料瓶,一边大喊大叫:「我饿了」「给我糖吃」。每当遇到这种情况,我都怕吵到公寓的居民,所以不管是凌晨一点还是三点都要起来给她做饭。更过分的是,平日里不管给她準备多幺有营养、好吃的饭菜,当其他人来看她时,她都会说:「那家伙不给我饭吃」,好几次真是气得我搥胸顿足。不仅如此,现在她还穿着衣服直接上厕所,而且毫不顾及地乱脱衣服,虽说我是儿子,但也很为难。一天不知道要转多少次洗衣机,搞得我压力已经快要超过极限。

二〇一三年开始,这样的突发症状越来越严重了。发出怪叫声、不让人睡觉的母亲,我开始称呼她磨人妈。事实上,一天要洗上好几次髒掉的内衣,面对深夜发出怪异叫声的母亲,我实在没办法和颜悦色地对她讲话。好听的话也只能说上一两次,再加上自己一直抱怨痛苦,所以不知不觉地就从嘴里冒出:「天啊,真折磨人啊」,即便如此,也不能表达得过于赤裸,所以我就用「折磨人」的「磨人」加上「妈」组合成「磨人妈」,这样叫了起来。

进入第七年的时候,每天都无法睡觉,压力指数暴涨,再这样下去,我不是先疯掉,就是先病倒。我想逃走,也想把磨人妈送进疗养院。我找到国民健康保险公团说明情况,二〇一四年二月二十八日收到「老人长期疗养认证书」,这是可以将母亲送进疗养院的等级判定。一切处理完,我这才安下心来,感觉就像是四面楚歌时,树梢上掉下一根救命绳索。

但奇怪的是,当我为了送走磨人妈,而申请到「老人长期疗养认证书」以后,那期间的辛苦和想要逃走的心全然消失不见了,反倒心疼起磨人妈。要把失去清醒的头脑,只剩下本能的母亲送往别处,身为人子,我又陷入混乱。反覆思考过后,我决定还是不把磨人妈送进疗养院,平日里每天会请疗养护理师到家里帮忙照顾磨人妈,这样我就有三、四个小时的时间可以外出,也好透透气。

「老人家已经出现四次腹泻了,该怎幺办才好呢?」

昨天得到护理师的帮助才出门,但突然收到简讯。看到简讯,我只好把事情推后马上赶回家。母亲的状态、衣服乱成一团。我急忙跑到药店买药,但最后还是送进了综合医院的急救室。疲累的时候,我心里苦叫着:「真想到此为止啊!」可是等到非常时刻的时候,跑医院、药店,心里焦急地想不起任何的杂念。到底哪边才是自己的真心,我也搞不清楚。

回到家,给磨人妈洗了上衣、裤子和内衣。长度到膝盖上方的「老人内裤」变成了黄色,所以要先放进蒸筒里煮沸,然后再用洗衣粉和小苏打洗乾净,烘乾又要很长的时间。处理完磨人妈的大型事故后,好不容易可以坐下来。天上闪烁着星星,我的精神彷彿坐了趟极速的云霄飞车,四肢无力,连话都讲不出来。

比平日更加忙碌地过去以后,这才鬆口气,我到阳台一边抽菸,一边想着解决的方案。事故的原因是早餐中的奶油浓汤,护理师没有把加了奶油和牛奶的浓汤加热,而是直接拿给母亲吃,所以才会发生这种事情。我心想,以后就算是要出门办事,也要等母亲吃完饭再出门。

今天早上与平时一样,早上七点十七分準备好早餐。以每日检验的标準完成了整个过程,专门去掉奶油浓汤里的奶油,进行了料理。我担心会发生昨天那样的事情,所以用牛奶取代奶油,採用新的料理方法,短时间内也不会使用生鸡蛋,而是选择把鸡蛋加入浓汤煮熟的方法。

幸好味道符合磨人妈的口味,她吃得乾乾净净。昨天加入苹果腌製的水泡菜也一起端上餐桌,磨人妈一口浓汤,一口水泡菜,吃得津津有味。

「吃好了!『天上的主啊,我吃好了儿子为我做的浓汤。请让这家伙的脾气好点吧,以主之名祈祷,阿门。』」

母亲虽然忘东忘西,但吃完饭后一定会做感恩祈祷,这点还真是神奇。这让人觉得长时间养成的习惯还真是可怕。接着,她放下汤匙,马上剥开牛奶糖放进嘴里慢慢吃了起来。

是啊,必须比婴儿更加细心地对待磨人妈。我再次反省自己,看着她如同小孩子一般纯真的样子,我无力地露出了微笑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